www.yd2222.com  校友资讯
与路同行的女监理——记连云港市“五一巾帼标兵”获得者、校友孙遐
[浏览次数:145    最后修改时间::2016-12-27]

孙遐,现年41岁,云顶娱乐官网运输管理学院1987级校友,现任连云港市灌云县隆泰公路工程监理企业书记,兼县交通局农村公路管理办公室副主任,同时还兼监理企业和设计所的财务科长和总账会计。她从事工程质量管理工作已近八个年头。她工作认真,秉公监理,享有铁监理的美誉。先后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,市工程建设质量管理先进个人,2007年,被评为省农路巡查先进个人,被市总授予五一巾帼标兵称号。2012年,被江苏省交通运输厅授予十大最可爱的交通人

2002年初,监理企业成立时,毕业于南京交通学校财会专业的她担任企业的财务科长兼总帐会计,由于常常涉及到监理工作,加上单位人员较少,她在一边工作的同时,一边悄悄地学习公路工程常识,她借来大量工程方面的书,利用业余时间加班加点,认真揣摩,向懂技术的人员请教,向工程实践请教,凡是涉及到工程试验方面的事,她都要亲手操作一遍。当年年底,她报考了东南大学路桥专业,并参加了省交通厅举办的监理培训,从此,她走上了监理工作岗位。

2003年,全县的农村公路工作如火如荼地展开,她以一个监理人员的身份住到了工地,在施工中,每一道工序她都严格把关,边学习,边实践,她真正体会到监理工作的艰辛。她总在想,村民们祖祖辈辈都在泥水中趟过,如果不把路修好,怎么能对得起这些父老乡亲呢?有一次,由于受雨水影响,石子沾泥较多,她要求施工单位用水冲洗,而施工人员多次强调客观原因,拒不冲洗,她冲上前去,拉掉电闸,绝不让步,施工队长把她拉到一边,拿出装有2000元钱的信封请她这次高抬贵手,下次绝不再犯。她严词拒绝,只到施工人员用水冲洗才准许施工,县局领导到现场检查时说,这在我县交通史上还第一次这样做,附近老百姓也纷纷交口称赞。她说: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能用自己的行动赢得老百姓的支撑和信任,我付出的再多也值得!至此,铁监理的美誉便传扬开来。她是一个女人,和其他女同志一样,她也想时尚一些,美丽一些,可是她从事的工作是冬天一身泥,夏天一身水,女人很少涉足的工程建设,她总是留着跟男人一样短的发型,几年来从没有穿过裙子,风吹日晒,皮肤总是黑而粗糙,可她从不感伤,并且总是那样的从容与自信,她一直坚信,工作着是美丽的!

2004年六月份,领导把她安排到全县最长的孟陬公路做监理工作,该公路全长33公里,贯穿五个乡镇,共有六个项目部在施工,她一个人既是监理组长,又是现场旁站监理,还是计量员,试验员和资料员。该路段路况相当复杂,不同的路况要进行不同结构层处理,这就要求质量检测要跟得上,白天她常常顾不上吃饭,奔波在各个路段上检测,晚上回到指挥部,不顾天气炎热蚊虫叮咬,一头钻进试验室进行试验,试验结束,再把资料整理好,常常已是深夜。凡是检测不合格的路段她都要求返工。整条孟陬线她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来回走过多少遍,这期间,她做了两次小手术,发烧挂吊水,常常是针管一拔又站到工地上,在孟陬线的半年,她没有请过一天假,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。与此同时,她还利用晚上时间搞好单位的财务核算,那些日子里,她就是走路都想闭起眼睛休息一会儿。

2005年初,由于她成绩突出,交通局领导让她担任监理企业副经理,分管县乡道路的质量监理工作,同时兼工程质量督查组成员,她在感谢领导信任的同时,更深切地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,她和同组男同志一样,整天奔波在各个工地上,检查质量,核实工程计量。只要发现不合格的材料,不合格的工序,她都立即通知停工整改,只到符合规范要求为止。

2006年,她在分管全县县乡道路工程监理工作的同时,还兼县局农村公路纪检监察巡查办的成员,又兼324省道柴门至燕尾段扩建工程的监理组长。在做好各项工作的同时,她住到了工地,该路段是联系灌云县临港开发区的唯一通道,等级为一级。由于人员较少,再加上石灰土路基检测项目较多,她每天除了吃饭的时间外,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质量管理上,所有的试验都亲手做,所有的检测项目都亲自把关,同时还管好其他道路的质量和计量工作,由于该路段质量控制到位,受到县领导和局领导的一致好评。

20075月,她又兼任局农村公路管理办公室副主任,负责管理全县农村公路建设工程质量和计量,与此同时,原监理企业的工作都要兼职干。她整天就像上紧了发条的时钟,不能停下来,白天奔波在工程一线,晚上要整理资料,同时还要做好两个单位的财务核算工作。任务多了,担子重了,累一点不算什么,只要工程质量好了,老百姓满意了,领导放心了,她也就释然了。这几年,她从对点的管理到对线、对片的管理,边干边学边积累,对各种施工规范规程总能熟记于心,通过参加考试,她获得了工程师、建造师、监理工程师的资格证书。今年3月,局党委任命她为监理企业书记,同时兼任局里农路管理工作,对于领导的信任,她不敢有半点骄傲,对于手中质量和计量的权利,她只能看成是责任。在工作中,有的人想从她手中打开一条发财的通道,工程量想多算一点,质量管理松一点,处罚少一点,还有的许诺只要她答应帮他们供材料,结算工程款,每吨材料给她回扣,对此她都是严词拒绝,从没动过心。为此她也得罪了一些人,这期间,有别有用心的警告,有不理解的责问,还有善意的规劝,面对这些,她迷惘过,思考过,最后她坚信,她做的是对的,她说:我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,我的工资虽然低,但是我做人的标准不能低,我要对得起共产党员这个称号,我要对得起我的事业!为了工程质量,我个人吃点苦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?由于质量管理工作的特殊性,她顾不上照顾家庭和亲人,父亲瘫痪在床无法尽孝,爱人生活无力照顾,儿子学习无力过问,几年来,她没有在家度过一个中秋节,吃过一顿团圆饭,在热火朝天的建设工地上,在守土有责工程建设岗位上,她度过了多个对工程人来说最有意义的中秋佳节。

她的父母都已八十多岁,特别是她的老父亲,患脑萎缩瘫痪在床已经近十年了,母亲也是多种疾病缠身,家里还有个痴呆的弟弟,象这样的家庭需要她照顾的地方太多了,可是,这些年来,随着工程总量的加大,她回娘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老父亲总是抱怨久病床前无孝子,她对父亲说: “不是女儿不孝,而是女儿工作太忙,实在走不开啊!”父亲老泪纵横地说: “你工作忙我知道,我是怕你下次来再也见不到我啊!”2007年起,当她回家时父亲已完全不认识她了,想起父亲再不能象以前那样,在她回家时对我嘘寒问暖,拉拉家常,她只有揪心的疼痛。

每次住到工地,她总是把家和孩子扔给丈夫,在她住工地期间,丈夫和儿子在家常常是东一顿西一顿,每年端午节,别的孩子都穿上新衣服,她却没空为孩子买,丈夫生病,她不能亲手做上一顿饭,却把他送给公公婆婆照顾,她深深知道,对于家庭,对于爱人,对于孩子,对于老人,她有太多的愧疚和遗憾,但对于自己的工作,她又是感到欣慰和自豪!几年来,她所负责监理的县乡道路总里程达数百公里,均被评为优质工程。2004年六月,《苍梧晚报》以与路同行的女监理为题对她进行报道,县电视台先后三次对她进行采访;领导和组织却给了她很多荣誉,她深深知道,个人的荣誉是党给她的机会,是组织对她的鼓励,是群众对她的信任!今后几年,324省道、242省道、226省道等大建设的潮流中,她将用自己的大爱、至爱谱写出激情奋斗、无悔人生的优美华章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